查看: 102|回復: 0

[電視劇] 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
[複製鏈接]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
發表於 2020-5-5 08:19:12 來自 電視劇
日本電視台 2016 年首播的劇集《臨床犯罪學者・火村英生的推理》,天才睿智的犯罪學者火村英生(齋藤工 飾)、善良機智的推理小說家有栖川有棲(窪田正孝 飾),兩位老同學組成的最佳拍檔穿梭在一個又一個犯罪現場,可愛的互動與瀰漫著緊張感的事件,完美調和成一道美味的本格推理料理,也讓更多人認識了推理小說家有栖川有棲的名字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△ 《臨床犯罪學者・火村英生的推理 2019特別篇》

有栖川有棲,這個頗有音律感的筆名取自京都的「有栖川」與童話故事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,因此有栖川有棲也被讀者們親切地稱作「愛麗絲老師」,其代表作之一,即上文提到的火村英生系列,包括《第 46 號密室》、《硃色的研究》、《絕叫城殺人事件》等。

火村英生系列跟隨推理小說研究會部員們的經歷展開故事,時而因自然災害被困遭遇殺人事件,即推理中常見的「closed circle」(封閉空間)狀況;時而解開日常中的有趣謎題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
有栖川有棲的寫作風格詭異優美,充滿了典型的本格謎題元素,如密室、不在現場證明、暗號等,非常適合初次接觸本格推理的讀者。他深受美國推理小說家埃勒里・奎因影響,作品多以組合角色出現,時常插入「給讀者的挑戰書」等劇情設計,被譽為「日本的埃勒里・奎因」。

讀有栖川的小說,會沉浸在書中詭異緊張的氣氛,合上書本又會得到內心的一絲安寧。能讓人忘記無聊的現實,投身於邪惡與正義的較量之中,並且有著對於名偵探的信任與安心,這就是我們對偵探小說欲罷不能的細微理由吧。來吧,讓我們一起跌入非日常的冒險中去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△ 有栖川有棲,原名上原正英,1959年生於日本大阪。與綾辻行人、法月綸太郎並稱關西三大推理小說家。

知日:聽說你從小學 5 年級就開始寫推理小說了,為什麼會想要成為一名推理作家?
有栖川:我從小就喜歡寫文章,嘗到了閱讀推理小說的快樂之後,自己也想寫寫這樣的故事。一開始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當我發現「推理小說這種東西,寫的人也會感到非常快樂」時,才開始朝著作家努力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△ 《硃色的研究》(硃色の研究)

知日:自出道以來,你一直遵循正統派的本格路線,對你來說,「本格」或者說「新本格」的意義在哪裡?
有栖川:本格推理小說是根據最初提示的手法為基礎進行推理,在謎之所以不成謎的瞬間達到高潮的小說。

新本格推理,可以認為是對綾辻行人《十角館殺人事件》(1987年)以後出現的本格推理小說的稱呼。

「偵探解謎並揪出犯人」是傳統的本格推理,而「作者利用寫作技巧迷惑讀者」則是新本格的特徵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
知日:比起詭計,你更加註重推理的邏輯,這種風格是怎樣確定的?
有栖川:我非常喜歡埃勒里・奎因和鯰川哲也,受到了他們很大的影響。兩位是偉大的推理作家,邏輯性極高的解謎總是能感動我。

知日:根據火村英生系列改編的日劇《臨床犯罪學者・火村英生的推理》引發了不小的話題,作為原作者評價如何?
有栖川:火村英生和有棲的角色設定都和原作有些不同,但這也是樂趣之一。舞台是我希望的關西(雖然只是京都),我感到很滿足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
知日:無論是學生有棲還是小說家有棲都是作為華生類角色登場的,這樣安排的理由是什麼?這兩個角色與你自身有關聯嗎?
有栖川:華生是非常方便的角色。通過華生的視角來講述故事,讀者更易理解「謎團是什麼」「解謎到了什麼程度」,而且還能描寫華生看見、詢問線索卻不理解其重要性的場景。

通過華生的視角描寫故事,讀者會不清楚偵探究竟在想些什麼,增加了偵探的神秘性和魅力。

在開始寫小說家有棲系列之前,就想好了「這次也要推出華生類角色」。既然要出,不如就用學生有棲系列的角色名吧。作者名字與作品中記述人的名字一樣,是不少推理作家都鍾情的「小遊戲」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
知日:為什麼會如此鍾情於密室、孤島,或者因自然災害而封閉的空間呢?製造一個「密室」的要點有哪些?
有栖川:因為我喜歡不靠警察科學性、組織性的搜查,只能依靠名偵探推理得出真相的空間,所以常設計「closed circle」的事件。通過把警察從作品中排除出去,使讀者站在與偵探平等的立場,同時更加突出偵探解開謎團、拯救同伴的英雄形象。

關於密室,前人已創造了無數模板,考慮全新的手法非常困難。至今為止我的密室手法都是在已有基礎上的變化型。即使有相似的手法存在,只要在「為什麼犯人製造了密室」「為什麼變成了密室」「解開密室之謎能明白什麼」等地方下功夫,用無法想像的舞台和演出,同樣能夠讓本格推理小說變得更加有趣。

如何在推理小說中製造「密室」?
△ 《獵人的噩夢》(狩人の悪夢)

知日:如何看待推理小說想像力與表現力之間的關係?
有栖川:好的點子浮現,將其整理成好的故事,再選擇與之適合的文體是很重要的。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、輕鬆愉快的故事、非常不可思議使人眩暈的故事......有效的表現方法會因內容的不同而有所區別,若選錯文體就會使作品前功盡棄。不只是推理小說,任何小說最重要的都是「效果」。
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遊客~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免責聲明|版權聲明|隱私條款|關於我們|日本潮報 ( 鄂ICP备14009129号-2 )

Processed in 0.079841 second(s), 3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日本潮報

Copyright © Nihonbao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