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85|回復: 0

[電視劇] 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[複製鏈接]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發表於 2020-5-9 09:58:43 來自 電視劇
"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"——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

東野圭吾是日本當代文壇傑出的推理小說家,在1985年發表了處女作《放學後》,就拿到了江戶川亂步獎,此後,他開始了不間斷的寫作,《白夜行》是其代表作之一。

東野圭吾高度關注社會現實,他的作品中常常以一個具體時期的日本為背景,並折射出很多社會問題,這一點從《白夜行》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《白夜行》以泡沫經濟為背景,那時的日本經濟衰落蕭條,全國有將近1/3的人是失業者,人性逐漸在追求金錢中迷失,此時的家庭關係也遭受到了巨大衝擊。

日本以農業生產為基礎的大家族制度動搖,形成了"男主外,女主內"的家庭模式,男性負責掙錢養家,女性負責相夫教子。

然而在泡沫經濟的衝擊下,誕生了許多畸形的家庭,本書里的兩位主人公唐澤雪穗、桐原亮司的家庭模式就與普通的家庭模式相去甚遠。


01 唐澤雪穗:父親早逝,沒有責任感的母親,幼時的傷痛在她心裡種下了犯罪的芽二戰後,美國獨霸日本,日本傳統的父權制與美國倡導的民主嚴重對立,美國開始了對日本的民主制改造,舊時的父權制崩塌,父親一般都在外工作,他們在家庭中的存在感逐漸淡化,日本社會陷入"無父"困境。

因此,在家庭中跟孩子關係親密的,往往是母親。

雪穗的父親早逝,她從小便跟著母親生活,單親家庭的孩子,需要給予更多的愛才能補全那些缺失的愛,但是,雪穗的母親沒有能力獨自撫養孩子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在泡沫經濟的危機中,日本的經濟一蹶不振,大量工廠倒閉,失業率增加,普通成年男性都找不到工作,更不要說一個獨自帶著孩子的母親。

雪穗的母親在飯店打工,沒有穩定的經濟來源,她又無法忍受貧窮的生活,便把女兒賣給有戀童癖的男人,來滿足自己的生活所需。

相比生活的貧困,母親的無情才是將雪穗推向深淵的主要原因,生活在這樣殘酷的現實環境中,雪穗的內心變得極度畸形,她從一個受害者轉成了施暴者。

對待親情,雪穗冷漠至極。

在母親服藥自殺時,沒有阻止她,為了避免以後因母親自殺而遭到非議,她還打開了煤氣爐,造成母親是意外死亡的假象。養母將她視為己出,培養了她優良的禮儀和舉止,但她在養母病重時,為了不影響自己店的開業,設計殺死了她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對待友情,雪穗偽善至極。

雪穗是學校里有名的美女,有個女生傳出了對她不利的謠言,她便設計將她捲入強暴案中,事後還虛情假意地去拜訪她,讓她對自己言聽計從。在大學時,自己的好友江利子被社交舞社社長看中,雪穗見不得別人的目光放在江利子身上,又用從前的方法對付她。

對待愛情,雪穗功利至極。

因為童年的遭遇,雪穗有很大的野心,她要更多的錢財和更大的權勢。一旦男人沒了利用價值,她便像踢皮球一樣一腳把他踹開。靠著第一任丈夫高宮誠,她竊取了丈夫的公司機密資料,還靠炒股賺了很多錢,並擁有了自己的服裝店。靠著第二任丈夫筱冢康晴,她成功跨入了上流階級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正如小說中的警察笹垣潤三所說的:"有一株芽應該在那時就摘掉,因為沒摘,芽一天天成長茁壯,長大了還開了花,而且是作惡的花。"

這株芽,正是這個畸形的母親親手種下的,將自己的女兒一步步推向了罪惡的深淵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她不是合格的母親,不僅不重視與雪穗的情感聯繫,還把孩子的身體當做賺錢的工具,她親手將孩子的靈魂撕裂。

雪穗母親是泡沫經濟時期許多母親的一個縮影,因為經濟困窘,她們喪失了基本的家庭觀念,最值得信任的不是親情,而是金錢。為了金錢,人們可以背叛友情、愛情甚至親情。

這種對物質無盡的追求,重塑了年青一代的價值觀,他們缺少社會責任感和人性的溫暖,盲目追求金錢和利益帶來的安全感,

02 桐原亮司:有戀童癖的父親,奉行享樂主義的母親,家庭觀念的缺失讓他變得冷漠無情
桐原亮司的家庭在外人看來還算幸福,父親桐原洋介經營一家當鋪,母親彌生子是家庭主婦,過得還算富裕,可惜這個家庭的背後,早就千瘡百孔。

彌生子嫁給桐原洋介並不是因為愛情,只是因為嫁給他之後,不必工作也能擁有好日子。她對孩子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愛,"當初生下亮司並不是因為想要孩子,唯一的原因是她沒有理由墮胎"。

彌生子不承擔家庭義務,只專註於和店員偷情;桐原洋介無視家庭責任,將魔爪伸向女孩滿足自己的變態慾望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這一切的骯髒,都被亮司看在眼裡,當他發現父親的施暴對象竟然是自己的好友時,他親手殺了他。

在父親死後,彌生子仍然沒有承擔起一個母親的義務。她忽視和兒子的交流,沒有給兒子做過一頓早飯,只顧自己享樂。

因為自己的父親的禽獸行徑,亮司對雪穗懷著巨大的愧疚,他成了她的劊子手。

亮司就是雪穗的刀,他幫雪穗奪得他想要的一切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在中學時代,他幫雪穗剷除威脅到她身份的女生,偽造銀行卡,為雪穗籌集資本;成年後,他利用高科技犯罪幫雪穗提供資金支持,殺掉了所有威脅到他們的人;最後,在一切即將真相大白之時,為了不影響雪穗的生活,他帶著兩人的秘密自殺了。

心理學家武志紅說:"家庭是整個世界、整個社會的濃縮,而個人是整個家庭的濃縮。"可以說,畸形的家庭是亮司性格冷漠的根源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然而,父母失職的情況在當時絕對不是個個例,而是許多家庭的縮影。

泡沫經濟時代,整個社會動蕩不安,精神危機顯現,人們的信仰崩塌,轉而追求感官上的享受,享樂主義、功利主義和拜金主義轉而成為人們新的信仰。

本來日本社會就已經陷入"父權失墜"的困境,在泡沫經濟時代,許多母親的家庭觀念也發生了改變,她們不再以丈夫和孩子為中心,不承擔家庭責任,轉而追求自我享樂。

這給孩子的心靈帶來了巨大的傷害,因為父母的失職和冷漠的家庭關係,他們喪失了對親人的信任,變得冷漠無比。

03 寫在最後:
"在家庭各項因素中,家庭結構、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、社會經濟地位、父母的言談舉止、教養方式等都會對子女的性格形成至關重要的作用,一個人走上犯罪道路,特別是未成年人犯罪,與其家庭的不良影響關係重大。"

因為幼時的遭遇,雪穗和亮司的人生里沒有太陽,他們相互依存,相互取暖,做彼此的太陽。他們無法攜手走在陽光下,只能一輩子生活在陰影里。

他們從受害者變成了施害者,成了罪惡本身。追根溯源,他們兩人的惡有深刻的家庭、社會原因。

《白夜行》:兩種畸形的家庭關係,是當時日本千萬個家庭的縮影

這是兩個家庭的悲哀,這也是一個時代的悲哀。

20世紀八九十年代,屬於泡沫經濟的低迷期,被稱為"迷失的十年",經濟崩潰,物質生活的驟然變化給日本人的心理帶來了極大的傷害,他們的世界觀發生重大變化,享樂主義、拜金主義、社會無罪感盛行,出現了許多猥褻兒童、出軌、高科技犯罪等惡劣社會事件。

在泡沫經濟的衝擊下,人性變得扭曲,家庭觀念喪失,許多孩子的童年都像雪穗和亮司一樣悲慘,青年一代的價值觀被歪曲,這是一個時代的悲劇。

《白夜行》不僅僅是本推理小說,它展示了一幅廣闊的社會圖景。我們不應該只看到人性的罪惡,還應該去思考背後的原因,書中人物的某些經歷是千萬個日本人生活的投射。

如今我們所處的時代,無數的惡劣事件挑戰著人們下限,有多少人也在白夜裡行走?

文章來源頭條號:白日梦赤橙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遊客~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免責聲明|版權聲明|隱私條款|關於我們|日本潮報 ( 鄂ICP备14009129号-2 )

Processed in 0.233890 second(s), 49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日本潮報

Copyright © Nihonbao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