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43|回復: 0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
[複製鏈接]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
發表於 2020-5-27 08:36:19
1984年,正在為新作《風之谷》找尋配樂的宮崎駿,臨時換下了原定好的音樂製作人細野晴臣,與高畑勛一起決定起用在當時名不見經傳的久石讓。多年後回望,這或許是久石讓人生中最不可思議的一個轉折點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音樂會上, 宮崎駿為久石讓獻花

如今,久石讓多次在日本電影學院獎上收穫最佳音樂獎,其他大大小小的音樂獎項更是數不勝數。他的創作橫跨影視、廣告、動漫和遊戲,甚至是舞台,而他本人亦是出色的鋼琴家和交響樂團的指揮家。在2009年,他還獲得了日本政府授予的紫綬褒彰。

久石讓自幼出身於名門望族,畢業於國立音樂大學,從4歲開始就跟隨著名家鈴木鎮一學習小提琴。到了中學時,加入管弦樂團的他常常會在社團里譜曲給周圍的人聽,儘管當時的他小號吹得非常出色,但他更願意埋頭於自己並不擅長的編曲,並樂於與他人分享。也就是那時,久石讓有了成為一名作曲家的想法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久石讓

從上高中開始,久石讓就開始向幌村隆學習諸如和聲、對位法等音樂理論知識,並且每月都到東京兩次,向日本有名的作曲家島岡讓學習相關音樂課程。

大學期間的他,已經時常為各式各樣的音樂會作曲。畢業後的他一直在為各種演奏奔波,1974年,他為一部動畫作品進行了配樂,這是他人生意義上的第一部商業作品。自此之後,除了演奏,久石讓也開始了他的配樂之路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《風之谷》(1984)

《風之谷》是讓久石讓聲名大噪的作品,而在此之後,從宮崎駿到北野武,從日本到亞洲,配樂漸漸成了久石讓在音樂世界裡的第一個里程碑,深厚的音樂教養和紮實的理論基礎,讓他在各種風格的變換間遊刃有餘。

大學期間,一次朋友間的談話讓他決定把本名藤澤守改為久石讓(Joe Hisaishi),這個名字音譯自美國偉大的作曲家昆西·瓊斯(Quincy Delight Jones II)。

中學時候喜愛披頭士的他,自大學後就開始被簡約音樂吸引,簡約音樂可以讓一個非常短的樂句瞬間變換並不斷重複,即便是細微的變化也可以變得讓人驚嘆。據說在大三的時候,久石讓受友人邀請聽了特里·賴利的「A Rainbow in Curved Air」,正是這首曲子帶給他的震撼,讓他決定成為簡約音樂的作曲家。

1981年,久石讓自作自錄了一張名為《MKWAJU》的專輯,這是久石讓向流行樂的轉變的最後一張簡約音樂專輯,與同年他擔任配樂的舞台作品《近代能樂集》一起被看作是日本簡約音樂的先驅作品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《幽靈公主》(1997)

在簡約音樂之後,久石讓創作影視劇配樂開始越來越多地使用電子音樂合成器,流行樂元素的出現也越來越普遍。與此同時,以《幽靈公主》為創作契機,久石讓在管弦樂團的工作也多了起來,就是在這個時候,他開始學習起古典樂的演奏總譜。

在所有與自己血肉相連的諸事中,最激動人心的莫過於能夠親自指揮自己的作品」,久石讓就這樣開始了自己的指揮生涯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久石讓

久石讓不喜歡僅「一家之言」的音樂創作,所以在久石讓的每一部作品裡都會有豐富的音色,尤其偏愛管弦樂的他,在很多作品中都使用以管弦樂為基調,再加入其他音樂元素的創作手法。比如在《起風了》中使用的俄羅斯的民族樂器,在《輝夜姬物語》中加入的和制樂器演奏,它們或清新或磅礴,或蕭索或雋永,漸漸成了久石讓的創作特色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《輝夜姬》(2013)

久石讓說他創作的來源是「直覺」,但這裡的直覺並非根據自我主觀判斷而得到。在他這裡,如果沒有理論,音樂將無法被創作

如果單純依賴感性去寫東西是不行的,自己的感覺的95%都是可以用語言說出來的東西。「作曲是創造用語言無法言明、卻可以感知到的存在,這就是最後的5%可以創造的東西,是一種無意識狀態,這個直覺不是靠心情創造,而是將自己竭盡所能創造的東西客觀化,這就需要從理論的角度去思考它。」

希望我的創作能越過時代和國境,讓聽的人都產生共鳴」。2004年,新日本愛樂樂團重新結成,久石讓為其擔任音樂總監。歷經流行之後,久石讓又開始回歸古典。近年來,他在演奏上花的精力越來越多,在對流行樂觸及越來越深時,對古典樂的繼承和思考也變得越來越深入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《起風了》(2013)

「古典樂在玩流行樂的人看來,就只是古典,但重要的是,因為有過去,所以有了現在,也才有了未來。現代音樂雖然在20世紀後半葉開始盛行,但是現在並沒有多少音樂家在做現代音樂,導致一說起音樂會,大家知道的還是只有古典樂。這樣的話,音樂的延續就斷了,斷了之後就沒有未來。」

久石讓對此抱有強烈的危機感,所以他在創作古典樂的時候,一定會在其中加入現代音樂的元素,「如果不去創作與未來相聯繫的新音樂,古典就只能是古典。

與久石讓相遇,是宮崎駿的幸運,也是我們的幸運
▲ 北野武《壞孩子的天空》(1996)

在為宮崎駿和北野武創作了不少經典之後,久石讓開始在世界上名氣斐然。從影視劇到廣告,希望能與他合作的人越來越多。久石讓也遇到了所有藝術家都會遇到的問題,「堅持自己的創作,還是迎合商業進行創作」,不同的是,這個對於很多人來說幾乎等同於「是生還是死」的問題,他卻在其中一直尋求著微妙的平衡。

久石讓是一個高產的作曲家,他不排斥商業,只是在其中找到與自己共通的地方,為此創造共鳴。

現在,我認為從事創作工作應該沒有結束的一天。這輩子,我希望都能當個創造者。」在久石讓的自傳里,他如是說。

對於他來說,音樂就是他的一切,他通過音樂來發現世界,也通過音樂來思考生命。

本文節選自《知日·BGM之魂》特集
桃酥/文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遊客~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免責聲明|版權聲明|隱私條款|關於我們|日本潮報 ( 鄂ICP备14009129号-2 )

Processed in 0.237642 second(s), 49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日本潮報

Copyright © Nihonbao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